相關論文

中風壓力:每位脊醫師(DC)必須知道的事

理事:陳正坤

2008-08-08

今後要以正確的眼光重視這種風險性,羅瑞堤  醫師注意到最近有最好的研究顯示在經過整脊治療後產生椎動脈性中風的風險少於萬分之一,大約有十萬分之一的病人,在經過整脊調整後出現罕有的情況。
雖然統計值上的再三保證,但並未緩和已存在的事實;因此而中風之後,有一半的病人導致失能或更糟。在文獻報告裡約有一半或更多的個案,效果是非常好。病人甚至完全當我們處理病人頸部(椎)時,造成椎動脈損傷的可能性很低。皮爾羅瑞堤  醫師說:「極少個案,經過整脊治療而產生椎動脈裂開的情形」。
恢復正常或殘餘輕微症狀。羅瑞堤  醫師說:「大約有25%的個案(病人)將恢復,但有失能(disability)之後,其它25%出現更糟結果是死亡或癱瘓狀態。」
這些結果如何預防?脊醫師要瞭解有共同的輿論、看法再滋長,即使如此而中風的個案,大部分的病人都有先期的結締組織異常。某些研究檢測了這類不論是由整脊治療或是其它原因所引發的中風病人的皮膚&結締組織(Connective  Tissue)。羅瑞堤  醫師說:「他們發現有很大比例顯示這些
                                       

個案的結締組織有某些程度異常」。這意味著仔細檢查病人可淘汰高風險的病人。
開始就要注意患者的病史,對某些個案在病史上會有一些線索,可知道病患有先期的症狀。羅瑞堤  醫師說:「中風的風險性,包含報告所紀錄的急性頸部疼痛,突然發病該患者不像任何病患未曾有過撞擊而引起鞭動傷害;假如患者報稱所謂的『雷劈頭痛』,突然而且空前強烈和嚴重,那是別類症候,事情可能會誤判。」神經學的信息,包括說話困難或是視覺困難以上均該視為警訊,這是大的紅色警訊要聯想到並非是頸部骨骼肌肉問題,而大有可能實際上是頭部供血不良的問題,羅瑞堤  醫師說:「假如情況是如此,重要的是把病患送去做進一步的診斷研判,如上頸椎和頭顱的MRA(血管攝影)和(核磁共振)」。
假如病患會暈眩,對脊醫師而言是雙關謎語。暈眩有不少案例是起因於上段頸椎關能異常,整脊對該項治療該有良好的反應,但依照羅瑞堤  醫師少數案例來看,暈眩可能被宣判是血流到頭部的問題。你對暈眩的病人想做些什麼?開始時保守些,輕柔地做頸部運動(ROM),或許處理上部頸椎的軟組織,也可做熱敷及肌肉刺激。羅瑞堤  醫師忠告,假如暈眩有好的改善,也沒有其它紅色警訊出現,我會再試多些保守療法之後,就可嘗試做上段頸椎的調整或手法操作。
縱然有仔細的篩選病人及作最保守的治療,在手法操作後仍發生中風的少數例證,而某種情況下也不可能做到簡單的預估,某些族群可能沒有呈現警訊,這也沒有快速簡易的方法來篩選這些早就有結締組織異常的患者;羅瑞堤  醫師說:「在文獻報告裡,患者沒有紅色標誌(Red  Flag),然而卻在頸椎調整或手法操作之後而中風;這樣的個案,我認為原由之一可能是突發事故確實無法預判,而它也發生在眼前,沒什麼好法子預防的」。
大部分的脊醫師會同意在處理頸部,這錯綜複雜的中樞神經通路系統,其風險大過下背。我認為要減少更多風險,重要的是臨床上有好的理由,你為何要處理某人的頭部;羅瑞堤  醫師說:「為利益是有沉重的風險。
你決定你的病人頸椎的症狀有正當治療理由,適當的技術和技巧是必要的!頸椎經過處理後而中風的個案報告中,似乎有不成比例的個案是由那些沒有經驗或沒有經過嚴格訓練的人所為。羅瑞堤  醫師他忠告脊醫師們,不強調強力扭轉,而強調側彎組合(Lateral  Flexion  Component)。我們要做扭轉之前,把頸部帶到側邊,首先把耳朵垂向肩膀。我告訴醫師們要格外注意,特別要聚神於僵硬頸部的關節,那樣可常動更大的正常活動範圍,是與一般類型的頸部扭轉不同,你要確認頸部的那塊骨頭是你的焦點。

 上一則           下一則 

瀏覽人數:00146757